Komentarz eksperta

R. Pyffel: 如何处理中国与波兰关系的七个不对称?——一位波兰学者的观点

Po anglojezycznym tłumaczeniu artykułu Radosława Pyffla przyszedł czas na chińską wersję tekstu o siedmiu asymetriach w relacjach Polska-Chiny. Został on przetlumaczony przez Shanghai University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nd Economics i obublikowany na stronie tej chińskiej uczelni.

Poniżej prezentujemy chińską wersję tekstu, który możecie również przeczytać pod linkiem podanym na końcu.

如何处理中国与波兰关系的七个不对称?

                                 ——一位波兰学者的观点

Radek Pyffel

(波亚研究中心 波兰)

    在2014年12月16日举办于贝尔格莱特的中国-中东欧国家峰会上,波兰总理埃娃·科帕奇没有应邀出席,她的缺席被视为中波关系和谐发展史上极不和谐的一笔。一位波兰学者瑞德兴就此事写了一篇关于中波关系主题的文章。瑞德兴(Radek Pyffel)学者认为中波关系主题是复杂而敏感的,但同时也是永恒的主题。他想通过这篇文章来引起人们对中波关系的关注,并就中波关系中出现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也对波兰政府提出了一些政策方面的建议。

Źródło: flickr.com, David Wood

Źródło: flickr.com, David Wood

   七个不对称

瑞德兴学者认为中波关系中的问题和挑战主要是由以下七个相互重叠的不对称引起的:

1.政治权利的不对称

2.规划时间的不对称

3.前景预期和优先合作对象的不对称

4.与中国合作预期的不对称

5.政治文化的不对称

6.规模的不对称

7.进出口贸易的不对称

   一、政治权利的不对称

政治权利的不对称是指波兰政府的在波兰的实际权力没有中国政府在中国的实际权力大。具体包括:

1.政府对政策的执行力不同。中国政府只要制定出一项计划就会真正落到实处,一步一步执行直到实现为止。而波兰政府会描绘一个很好的蓝图,但在实施力上却明显不足,并且实施时间最长只能保持在其任期内,不会延伸到下一届,因为下一届政府上任又会制定新的蓝图,最终波兰很难达成一些有约束力的安排或长期策略。

2.政府对企业的影响力不同。中国政府对企业有着直接的影响力而波兰政府只有象征性的影响力。在中国的政治文化中,企业与政府常常相互渗透,中国政府能够帮助企业解决问题。例如中国总理李克强通过到全世界走访来帮助中国大企业营销。但在波兰文化中,企业与政府是先天分开的,他们不应该有联系,他们之间的任何关系都被波兰人视为社会病态。另外,波兰政府也没有能力在政治层面上为他们的企业解决问题,波兰政客也不会干涉波兰企业的出口活动。

针对上面第二点,波兰学者提出在处理中国业务时应加强波兰企业与波兰政府的联系。具体为:

1.波兰政府应加强与中国政府的合作与磋商,例如建议中国政府减免一些波兰对中国出口的税收,帮助波兰企业增强其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

2.波兰政府和企业要经常到中国进行商务访问。商务访问有利于将波兰公司引进中国市场,因为波兰企业到中国当地访问会增加中国企业对波兰企业的信任感,而且能使合作双方举行当面会议,对合作细节的谈判会更有效。

3.波兰也有必要指定一个专门处理中国关系的调解员。他们应该有强大的政治地位和广泛的能力,这能使他们制定出针对中国以及连接企业各部门行动的无所不包的政策。

    二、规划时间的不对称

规划时间的不对称是指中国与波兰政府在政策规划时间长度上不一致。中国制定的计划一般都是十年或十年以上的计划。但在波兰,对一项计划的规划时间却短得多,最长也不会延伸到下届政府。这个不对称与政治权利不对称中的第一点相似。

波兰学者认为要缩小这一不对称,波兰政府应该尝试构建一些超过其任期的长期计划,并且无论政治如何变革,也必须积极地坚持这项计划。对此,波兰主要政治力量应该形成一个跨党派共识,不因选举结果而影响波兰政府的对华政策。

    三、前景预期和优先合作对象的不对称

目前,波兰优先考虑的合作对象仍是欧洲国家或欧盟,不是中国。这是因为他们长期被西方所控制,视角存在本土化和去全球化,看不到目前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力,认为将来世界的发展仍然是由西方所主导。

波兰学者认为,要消除这个不对称,首先需要转变波兰精英和公众舆论对中国的看法。在这方面,波兰媒体和各种非政府组织、基金会、协会组织还有很多事要做,同时也要与中国伙伴的合作。但在合作过程中要注意一些问题。中国的合作模式是主要是和官方或政府合作,但这种合作模式在西方并不适用。在西方社会,与民间组织合作要比与政府合作更有影响力。在波兰,政府只是为了再现波兰精英和公众舆论的某种心态而存在。因此,中国要想与波兰搞好关系,重点应该是多与波兰的民间组织合作,搞好公共关系,而非把重点放在波兰政府上。

    四、与中国合作预期的不对称

由于中国对波兰的投资有一部分是收购他们的知名企业和国际品牌,所以波兰担心会被中国的投资所淹没。但这样的担心是不必要的,因为中国不是只收购企业,还会竞标波兰政府的采购项目,为波兰建立一些大型的基础设施和能源设施,这是波兰政府通常没有能力提供的,但也因此波兰人认为中国也没有能力提供这些项目,对中国完成这些事情并不抱期望。

波兰学者认为能改变这一不对称的机会就是连接着中国与欧洲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从罗兹市到成都的高铁已经建成,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盈利。另外要缩小期望的不对称,还需要增进对话与交流。中东欧-中国“16+1”秘书处在波兰的成立使中国与中东欧各国的关系有了空前的发展。然而不仅要增加管理机构和高级公务员之间的官方会面,还应该增加新闻记者、艺术家、科学家和企业家之间的交流,了解彼此的现实、沟通需要和期望,并且最终致力于双方都能获利的共同计划。

    五、政治文化的不对称

中国与波兰的政治制度是不同的,这也导致了两国政府与民众的沟通风格不同。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因此为了营造一个相互信任的氛围,中国政党往往喜欢向社会公众发布一些积极和谐的信息。例如中国新闻中经常会提到“和谐合作”和“两国友谊将长存”等,而具体的合作细节并不会公开。这种沟通过方式传达出的信息在波兰民众看来是不可信的或令人怀疑的。波兰是总统制与议会两院制,总统由全体选民直接投票选出,这使波兰政府将重点放在用各种方式去讨好他们的选民上,从而忽视了与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合作。

波兰学者想找到最小化这种不对称的可能,进而促进波兰与亚洲合作伙伴的关系。首先,中国应该利用好公共关系,例如邀请波兰政府和企业到中国企业进行参观访问,这可以让波兰更了解中国的成就。同时,波兰应该认识到亚洲的崛起对波兰来说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加强与亚洲大国的合作更能帮助波兰政府获得成功和选民支持。

   六、规模的不对称

中国与波兰的关系中最明显的不对称来源于规模和潜能的差异。在波兰对华政策中有一种争取“同级合作”的倾向,即在中国选择与波兰同级的合作伙伴,例如波兰某省会选择与中国一个省份合作,波兰首都城市华沙选择与中国首都北京合作等。但由于中国与波兰的国土面积相差很大,这种同级并不同规模,中国一个省份就相当于波兰整个国家,一个地区城市就和波兰最大的首都城市规模差不多了。显然这种同级合作并不合适。

为了克服规模不对称,波兰试图通过加入像维谢格拉德集团和欧盟这样更大的组织来与中国进行同级合作,但事实上这样并不可行。因为维谢格拉德集团4国相互之间是竞争对手,不可能会有真正地合作,最多只是战略性的合作。而欧盟对中国没有一致的外交政策,在这方面也不能帮助波兰。

为了实现波兰与中国的潜在关系,波兰必须寻找一个准则,它能真正地考虑到潜能的不对称,而不是忽视它们或让它们变得对称。鉴于此,波兰可以优先考虑与中国西部一个省份合作,如四川。目前,与四川成都的合作已建成了波兰一个最大的物流工程,虽然还没盈利。另外中国西部没有东部的竞争力大,尽早与他们合作可以帮助波兰在西部获得一个好的位置。

七、 进出口贸易的不对称

中国与波兰关系中最有名的不对称就是进出口贸易的不对称。波兰对中国的进口额远高于出口额,目前其进口额大约是出口额的11倍。波兰学者认为这一不对称应该会随着中国社会财富的积累、人民币的升值和出口导向型国家的消失而开始消失,并且这些过程已经在发生。其结果将会是,中国人开始从国外买东西。所以对波兰来说,唯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寻找适合中国市场的产品。

在2011年与中国签署战略伙伴关系帮助波兰产品在中国打开更广阔的市场。这说明,如果中国政府给予波兰出口产品优惠条件,那么将有利于提高波兰产品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所以随着波兰与中国分支机构的共同合作,筹划中国可能从波兰进口并考虑给予优惠的产品清单是很有必要的。另外,在庞大的中国市场,即使是细分市场中的细分市场的规模也相当于一些流行产品在波兰市场的规模,所以创建一些有竞争潜力的很小的产品或服务的清单也是很有意义的。

    总结

波兰总理科帕奇在中国-中东欧国家峰会上的缺席并没有使波兰与中国未来的关系走向终结。即使她当时出席了会议,这篇文章中提到的七个不对称也不会缩小或消除。在近几十年,这些不对称仍将是中国与波兰关系的最大挑战。中国与波兰关系的未来,不仅取决于合作形式,也取决于我们将如何应对这项挑战。

Link do źródła:
http://www3.suibe.edu.cn/ccees/newslist.asp?id1=16

Linki do tekstu w wersji anglojęzycznej i polskiej:

http://www.polska-azja.pl/2015/04/08/r-pyffel-seven-asymmetries-in-polish-chinese-relations-how-to-deal-with-them/

http://www.polska-azja.pl/2015/02/06/r-pyffel-siedem-asymetrii-w-relacjach-polska-chiny-jak-im-zaradzic/

Udostępnij:
  • 2
  •  
  •  
  •  
  •  
  •  
  •  
  •  
    2
    Udostępnienia
R. Pyffel: 如何处理中国与波兰关系的七个不对称?——一位波兰学者的观点 Reviewed by on 16 czerwca 2015 .

Po anglojezycznym tłumaczeniu artykułu Radosława Pyffla przyszedł czas na chińską wersję tekstu o siedmiu asymetriach w relacjach Polska-Chiny. Został on przetlumaczony przez Shanghai University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nd Economics i obublikowany na stronie tej chińskiej uczelni. Poniżej prezentujemy chińską wersję tekstu, który możecie również przeczytać pod linkiem podanym na końcu. 如何处理中国与波兰关系的七个不对称?                                  ——一位波兰学者的观点 Radek Pyffel (波亚研究中心 波兰)    

Udostępnij:
  • 2
  •  
  •  
  •  
  •  
  •  
  •  
  •  
    2
    Udostępnienia

O AUTORZE /

Avatar

Pozostaw odpowiedź